道器网(淘气网):在智慧和财富间、学术和创造间,搭起便捷高效的桥梁!

网站首页

平行空间

淘气包小窝

帮助中心

道器网(淘气网)-梦工厂

成功案例

  • 商业街
  • 招标大厅
  • 众筹
媒体新闻
钱旭红:往事真相是唯一的,而未来多种可能性取决于你的努力
发布时间: 2015-09-30    浏览次数:1004

晨报记者 张谷微


钱旭红现在的名片上写的是:中国工程院院士,英国皇家化学会会士。不过很多人知道他,还因为他曾做了近11年的华东理工大学校长。有人评价他说:“他一直在挑战自己,而且,一直在跨界。”他用他的经历告诉大家,他只是不想站在知识的孤岛上。

“进取精神”于他而言就是对社会传统经验的挑战,也是对自我的挑战。


“他一直在挑战自己,而且,一直在跨界”

“我们是被社会大浪推着往前跑的一代,常常我们做出的选择也是顺着大浪前行。”他说。

1978年参加高考,钱旭红擅长的是文科,不料父母却希望他考理科,他们可能考虑更多的是希望儿子将来有更好的发展和出路。但这对于钱旭红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一个文科尖子生,硬生生被逼着要去恶补理科科目。但生性不服输的他和自己较起了劲,熬夜看书。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后的高考分数比分数线高出70多分,其中化学满分100分,他考了95分,最终他考入华东理工大学的前身——华东化工学院。当时的钱旭红只有16岁。

谁又能预料,这一次高考的“文转理”仅仅只是开始,有人用这样一句话评价钱旭红:“他一直在挑战自己,而且,一直在跨界。”

在华理,他从本科读到硕士、博士,之后,又远赴美国、德国留学深造。出国前,他从事的是光电性能染料的研究,并且卓有成效。但是,在国外,他却选择了一项国内从未有人做过的研究,为了中国这个人口大国国民的生计,他毅然调整了多年的研究专长,开始了仿生农药中的“昆虫生长调节剂”以及生物染料中的“DNA嵌入”两大方向的研究。

回国后,一切从零起步,筹建化学农药研究室,条件很差,在一个废弃的仓库里做实验,他还从家里搬来了冰箱和气压式热水瓶供集体使用。那个时候,仿佛当年高考时的那种闯劲又开始在身体里爆发……

1993年1月,刚刚回国一年的钱旭红,被学校推上了精细化工学科主任岗位。次年4月,该学科被评为上海市重点学科。1996年,钱旭红因工作出色担任了副校长,八年后又升任校长。2011年,他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


“书,就是要看得杂。”

“我不喜欢也不习惯回忆,更喜欢往前看,即使有回忆也是为了往前看。单纯地回忆过去没有多大意义,只是表明这个人心理上老了。”

身为60年代生人的一份子,他说,“60后”是现在社会的中坚力量,但也必将被淘汰、消失。比起现在的年轻人,“60后”经历过更多磨难,但这恰恰也是财富。许多“60后”看到了当时动荡的社会,但没有沾染到那些恶习。

他的父母都是教师,那个年代因为没有书籍可看,当年父亲写剧本,他就看剧本。家里有许多“小人书”,他一本接着一本看,爱不释手。外公房间偷藏的《红楼梦》,他也会去偷看。西游记、孔子、鲁迅,还有苦菜花、红岩……各种类型上世纪七十年代的“封资修、毒草、黄色”的禁书,都是小时候在家里翻看的。现在想起来,当年家里有什么,他就看什么,完全不是说有目的、有选择地去找什么书来看,但是,这样“非正规”的读书和学习,“今天看来,非常重要。书,就是要看得杂。”而其人文和传统文化基础,就是在这非正规的氛围中建立了起来。

从小对文科的热爱为他打下了扎实的文学基础,也令他始终保有着阅读的习惯和兴趣。他说,文学或者说人文知识,对理科学习能产生积极的帮助。“现在很多人都站在知识的孤岛上,涉猎面窄,因此离成功就会很远。”


“您能推荐几本书给我们的读者吗?”

他说,影响他工作和生活的著作至少有两本,西方著作是《培根论说文集》,培根是近代实验科学的鼻祖和哲学家,东方著作是老子的《道德经》,这是一本享誉世界,具有跨越时代和跨越国界影响力的伟大著作,值得天天读、每次读都会有不同体验。这两本书使他充分领悟了文理相通的道理。

值得一提的是,钱旭红时任华理校长期间还曾说过这样一句话:“在大学学习,人文精神比人文知识更重要。”同理,普及科学精神也远比普及科学知识来得重要。他对他的学生说,关键要有自由的思维,要敢想,思维才是力量。

任何教育都是相通的,无论是大学生还是小孩子。知识太多,只是一味地灌输太局限,弄不好还会消化不良、会抵触。因此要更注重培养他们学习的兴趣和精神,提升创造性思维能力。教育应该充满智慧,有时“弱”比强更有效,好比一根竹子,硬掰容易断,但如果用点小火烤一下,就可以慢慢软化并弯曲,而且不会反弹回去。


【记者手记】

与钱旭红对话,感觉他是一个很“立体”的人。一开口说话,就知道他饱读各种科目的书籍,站得高,会思考,以及触类旁通。但是,又很难得,他并不高冷,甚至有的时候,把自己放得很低,特别接地气,毫无距离感。

他会说,“我不喜欢多回忆过去”。但是,你问,他还是会答,他尊重每一个与他对话的人。他是一个很智慧的对话者,因为很会发散开去,答人所未问。他说:“过去事情的真相是唯一的,而未来有多种可能性,这取决于你的努力。”

他利用业余时间,在推动建设一个网站,支持创业创新教育。这个网站为有创意的创业提供平台,要在智慧和财富间、学术和创造间,搭起便捷高效的桥梁。“创新创业也可以像淘宝一样玩,而根本的区别是,这个平台以复杂劳动为起点,鼓励技术艺术创业。”他个人出资赞助,建设这个平台,如今,网站已进入内测阶段。

做过大学校长,有过西方多个国家学习和生活的经历,他愿意多谈谈教育。

“去一个国家访问,和在一个国家工作、生活,完全是两回事,前者只是一个过客。”他说,仅仅只是简单的游历,很难对一个国家,对它的文化有全面的了解,也就难以学以致用。他在做大学校长时,也会直接面对留学生与国内学生之间各种各样的冲突问题,很多时候无法简单评判谁对谁错,从小接受的教育不同、文化的差异,导致成年后看待问题和处理方式的截然不同,这个时候,他在国外期间吸收到的西方文化给到他很多的帮助。所以,他很赞成孩子们趁年轻的时候到处走走看看,但不是走马观花。“有机会,让孩子在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环境里生活一段时间,他们的收获会是巨大的。但有一条是肯定的,对未成年人出国求学,要把可能遇到的风风雨雨和寄人篱下考虑周全。”

钱旭红几十年来一直酷爱看动画片,逛商场的时候,看到有商家在播动画片,他会被吸引,停下脚步去观赏,以至于猛然发现自己已经混迹于孩童中间而不自知,不禁很不好意思。“动画片把人的想像力无限放大,突破了凡世的种种禁锢束缚,而且看的时候心情愉快,提升人的幸福感。”他给予了动画片很高的评价。“皇帝的新衣只有小孩才能看得到。做学问必须要纯真,才能看到真实的模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