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器网(淘气网):在智慧和财富间、学术和创造间,搭起便捷高效的桥梁!

平行空间

淘气包小窝

帮助中心

道器网(淘气网)-生态园

人体生态健康
您的位置:首页 > 人体生态健康
“城市热射病”之忧(下)
发布时间: 2015-07-15    浏览次数:1141   发布者:道器网   来源:南方周末   点击评论

被吞噬的河道

  

  被吞噬的河道,是加剧城市热岛效应的另一个祸首。“中国建设的前三十年,最主要的就是填河运动。”刘波说。他是湖南省常德市政府欧盟亚洲环境支持项目联络办公室中方协调员,曾向全国八十多个城市的市长发出过呼吁信,一直提倡“反城市硬化”的理念。

  

  

  

  周复多摊开的1970年代的杭州老地图,画满的是一个连着一个的不规则湿地水系,“古荡湾”、“李家潭”……这些旧称,见证着过去这里发达的水系。而如今,昔日可以四通八达的河网、湖潭早已被填平,取而代之的,除了马路,是一幢又一幢的高楼。

  

  “游西溪,本来是以松木场下船,带了酒盒行厨,慢慢儿地向西摇去为正宗……回环曲折,一路向西向北,只在芦花浅水里打圈圈;圆桥茅舍,桑树蓼花,是本地的风光……”在《西溪的晴雨》中,郁达夫如此怀念。但这些闲情逸致,对于今天的杭州人来说早已成为故纸堆上的记忆。

  

  不惟杭州,城市水系被人为消亡,已在不少城市上演。在菏泽,昔日曾有的72个坑潭,大部分也已被填平。而在成都,2009年西郊河被“活埋”,当地NGO掀起了河流保卫战。

  

  传统格局中密布河湖水系和湿地的城市,早已变成了一块块不透水的水泥路面。“一些城市硬化率达到80%以上,雨水自然渗透率不足20%。”刘波说,“我们应该建造的是海绵体城市,将城市排水系统建设与城市河流、湖泊、地下水系统的污染防治、生态修复紧密结合起来。”

  

  “这很不正常。”周复多说,“一个水潭可能影响不大,但多个水潭,就会形成系统性的影响。”他认为,如果把所有的水潭保留下来,内涝就不会这么严重,热岛也会减缓许多。

  

  北京市气候中心工程师轩春宜曾经研究过城市水体的作用,他证实了这一点。“无论是分散型布局还是集中型布局,随着城市水体面积的增加,城市热岛强度均相应减小。比较而言,集中型水体布局的热岛强度要大于分散型水体布局。”

  

  即使是一条狭窄的河道,作用也明显。“至少对河道200米内的建筑有明显的降温作用。”这是中山大学遥感与地理信息工程系教授黎夏对东莞水系减缓热岛效应的研究发现。

  

  “美国的湿地保护法要求,任何一块湿地的消失,都必须要制造出相应的人工湿地来替代。”俞孔坚说。

  

  “内涝时排涝不畅,高温时无水降温,城市内涝与热岛效应早已成为城市病的两面。”刘波说,“反城市硬化应当成为主流的声音。”

  

  不过,周复多对此表示并不乐观。“我们讨论缓解热岛,就是看城市是不是有强烈的生态规划指导思想。”他表示遗憾,“我们的政府,太像生意人的思维了。它只关注城市怎么大一点、快一点、更漂亮一点。”

  

  周复多举例说,为了优化环境,城市规划学中本有宜建区、限建区、禁建区之分。而禁建和限建的区域,往往是生态最好的地方,“它们也最吸引地产商的眼光”。

  

  以三面环山的杭州为例,在夏天,过去主要靠从钱塘江方向吹来的东南风带动城市空气对流。也因此,它一直被作为城市规划的通风走廊。但由于钱塘江两岸杭州“沿江开发,跨江发展”的城市发展战略,钱塘江沿岸早已布满了高楼大厦。

  

  “这等于在钱塘江两岸建了两座挡风墙,把杭州的东南风挡在了外面。”周复多说,如今的杭州,就像一个大蒸笼:高温闷热,令人窒息。

  

  这也正是目前中国诸多城市的写照。俞孔坚说,城市规划中“局部的单一的小决策”,已带来了整体的系统的生态环境破坏。“我们太多地依赖水泥森林的灰色基础设施,排涝、防洪、交通都是独立的、割裂的关系,却不知,最初的自然,本就是个相互关联的大系统。”

 

分享到:
全部评论
< 1 >
返回顶部